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的畦边垄头·蕙风秋薏

窗前小朵缀青柯,书案简楫润清香

 
 
 

日志

 
 

托颌静穆忆故人  

2010-07-08 21:10:26|  分类: 贤行润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直在纳闷,人怎会通有这样的一种情愫:故人远去,才会勾起你对故人故事的回忆?米寿的老陆,终于收到了马克思的请柬,作古远去。我和校长带着花圈,和退协的几位长者一起前去吊唁。

一个人的逝去,有时真的会让你思绪绵延。而这个人,也必定曾是你生活中悉悉有关的。老陆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他的一贯乐观,他的对人的热忱,他的本分尽职,甚至他的风风火火,都是我人生道上日积月累的膏饴浆露。

距今25年前,也就是1985年的暑期,我初为人师,那毕业分配报到的情景历历在目:

那天,我披着朝霞,踏着朝露,早早步行前往乡中心小学报到并等候分配。这是一所别有风味的乡村中心小学,学校规模不大也不小。穿过一排平房正中的门厅,展现在你眼前的是一片100平方米的泥土操场,虽经一个暑假而长了些杂草,但还是相当平整。之后是三上三下六间教室的一幢教学楼,附带一上一下的两间办公室,楼梯是露天的,砖砌的。左转,一堵粉抹黛瓦的矮墙,中间别致地开了一个月洞门。唉,倒蛮有古色古香的韵味。里面是一个六十平米有余的院子,陈设倒不少:中间是一条水泥方砖铺成的路,一直伸向依西墙垒砌的长腰形花坛,朵朵硕大的月季花娇艳动人。一棵造型奇特的五针松盆景吸引了我,看它,枝干遒劲,针叶滴翠,一种莫名的文化气息浸润着我……我不禁为园主的匠心而折服。东南角是用石棉瓦搭成的廊棚,廊棚底下有序地摆放着铁管焊接成的转盘、翘翘板、滑滑梯——看来这是一个“幼儿园”。我试探地走了进去,里面没人。我便漫无目的、手足无措、美其名曰地欣赏两旁花坛里的花,捏捏、闻闻。这时,从西南角走出一位长者,年纪约摸六十,可精神矍铄。他手捧面盆,脚步“扑哧扑哧”地朝我走来。一看见我,他便收住了脚步,“你是新来的老师?早听说了,来……”没等我开口说话,他便把我领进了一间办公室,“开会还早,你就在这坐会儿。”说完,泡了杯茶,便拿着面盆,又脚步“扑哧扑哧”地走开,去做自己的事去了……

不一会儿,一位五十多岁的长者也走了进来,面目慈善,笑容可掬。我赶紧起身说了声:“老师!”他笑笑,友好地说:“新老师吧?欢迎欢迎!”我诧异,我还没作过自我介绍,不多一会儿,竟已有两位长者如此肯定,如此真诚,又如此平和地接纳了我。我庆幸我自己……

老师们陆陆续续地来着,都和这两位长者亲切地打招呼:“老陆好!”“老徐早!”然后,一家人似的唠开了。我则在一旁抿着嘴眯着眼地听着。哦,把我迎进办公室的那位叫老陆,住在这院里,是学校的出纳。

这就是我第一次认识老陆。不想,在我今后的教育生涯里,与这位老者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我师范毕业工作后的第三个学年,由于工作踏实认真,稍有成绩,由伟明小学被调至乡中心小学任教,并兼职学校少先队总辅导员。因为毕竟是中心校,全新的工作环境,全新的工作状态,它给了我异样的工作压力。正因为是中心校,一切教育工作得走在前头,得给全乡村小作示范。

乡中心小学虽然离家近了好多,但我还是决定住宿,还是每周六回家一次。宿舍做在教学楼前那月洞门里的院子里,因为古色古香的缘故,因为花树众多的缘故,我称这方天地为“苏州小园林”。院子里住着老陆夫妇,顺带着正上幼儿园可爱的孙女;院子东北角,住着的是瘦小但矍铄的老查。老查是学校食堂的唯一的炊事员,很有趣,有趣不仅因为家就住在隔壁不回家住,更是说话总唠唠叨叨,还时不时地拿出众多女儿孝敬的食品与你同享。两位老人都喜欢傍晚时分啄一小口,有时,我也买上点熟菜,把两位老者拉到一块凑热闹,两位老人有时喝多了,便当着老伴的面天花乱坠地倒腾自己年轻时的花边趣事,有时还拍拍我的肩膀眉飞色舞地“教唆”:“小伙子,学着点儿。”于是“哈哈哈”地笑开了……

接替我继续扎根于小港里的险平弟,耐不了寂寞,搬来早出晚归地和我同住。一个文静,一个活泼,外加老陆老查他们,整个院子也真有北京四合院的味道。这不,老查挑好水后听着收音机在打拳;老陆买了菜后哼着调儿在浇花;我们年轻的呢,则蓬乱着头发急促地刷牙洗脸;老陆的小孙女,正奶声奶气地背着儿歌……啊!好一幅健康祥和的人间景致呀。这样的景致,透露给人的是安逸,是本分,是平和中的积极心态,是清新中的向上作风。

这样的“朝夕相处”,我们持续了两个学年,工作上除了夸奖,还是夸奖。可以说,我是在老陆的夸奖声中逐渐走向成熟的。两年后,由于镇乡合一,人员调配。六十七岁的老陆,不服老,居然还要求前往镇中心小学承担了传达室的工作。我们见面的机会也便少了起来。偶尔有事前往中心校,路经传达室,我总要去他老人家那坐上一会儿。也许,就爱听他老人家一贯的夸奖。没几年,老陆退休回家。

以后相见,也只是一学期一两次学校的党员会议上;以后的相聚,也只是暑期外出的一两天时间,他在老伴的陪同下,喜滋滋地和我们一起活动。每次见到他老人家,总给人的是乐观,向上。可后来,行动不方便了,他老人家会议也不来参加了,外出活动就更不用说了。好得学校有个惯例,每逢过年,校行政要走访老教师。而去老陆那,学校总是安排我。去年年底,他老人家还拉着我的手,断断续续说着我们一起的愉快事……

老陆走了,但我似乎总感觉着他还在我的身旁,一个风风火火的长者,他依旧是那样的乐观,依旧是那样的上进,依旧那样笑盈盈地夸奖着我……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