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的畦边垄头·蕙风秋薏

窗前小朵缀青柯,书案简楫润清香

 
 
 

日志

 
 

清明忆大伯(表述中……)  

2010-04-05 14:01:32|  分类: 亲情陪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清明。天气是格外的好,日丽风清。本是扫墓踏青的佳辰,只因今日适逢我值日。闲暇的心,使我几度持茗盏独步于楼层走道,凭栏远眺,让心儿遐享于出游的乐趣中。事务的羁绊,收心坐于案前。悠悠的音乐中,不禁使我想起了我已故多年的大伯。

大伯是父亲的同父异母的长兄,比父亲年长23岁,由于爷爷过早地去世(说真的,我的脑海里根本没有爷爷的影子,因为自打我出生时,我和爷爷就已阴阳相隔了),因此,大伯在我的印象中,倒像似我的爷爷。在五兄弟子的所有堂房侄儿中,伯父最疼爱我,疼爱的程度,甚至超过了他自己亲生的儿子。

 

我本生性胆小,也许缘于懵懂之时,大人们常常捉弄我而所致吧!

据母亲说,我幼年时长得白白胖胖,尤其是那皮肤,白白净净,人见人爱。致使,婆婆姨姨抱一下,公公哥哥香一个,更有叔叔伯伯会用他们粗硬的胡子蹭几下。我则往往会被惊吓得哇哇大哭,而大人们呢,却“哈哈哈”地笑开了。而每每此时,大伯总会吹胡子瞪白眼地铁青着脸,“嘿嘿嘿”地驱赶着,然后会唠叨个没完没了。

是的,小小年纪的我,只要早晨醒来,总要蹒跚着幼步,摸着小巷子的墙,就会朝着大伯家去。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