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的畦边垄头·蕙风秋薏

窗前小朵缀青柯,书案简楫润清香

 
 
 

日志

 
 

童年的印痕㈠捉知了  

2009-10-18 11:58:49|  分类: 物随心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真是一个奇怪的尤物:一次偶然的境遇,一个邂逅的氛围,甚至片事只物,会像即着的引信,立刻会触动你心底最柔软的地方,顿时让你心潮起伏。语文课上,和学生一起品读台湾女作家琦君的《桂花雨》,不知不觉被作者沉醉于童年摇桂花的痴迷陶然所感染:童心涟漪粼粼地泛溢,使我不惑的心和孩子们一起,以烟过的回忆和美好的憧憬交融。啊!我想起了我和琦君同样让人乐此不彼的童年趣事。

童年也有时代的烙印,年岁不同,童年的色彩也不同。现在回想起来,我们这些七零前的童年生活,似乎更有原生态的韵味,与朴素的连环画“小人书”为伴,与原创的土游戏“老鹰捉小鸡”为乐,更与一些投入大自然怀抱的有趣经历而刻骨铭心。

㈠捉知了

    记得能记事起,每到夏天,不管你躺在白天自家泥地院场丝瓜棚的荫影里,还是晚上凉风习习、繁星闪烁的光影里,总能听到悦耳的蝉鸣虫唱。那时,虽不知什么叫童话,但纯净的小脑瓜里总有一些与可爱的蜜蜂蝴蝶嬉戏玩耍的情景不时上演。我喜欢夏天月夜下的美丽童话。

长大了,妈妈告诉我,那在树上一个劲儿“知了——知了”叫的,就叫“知了”。那叫声真好听,尤其是月夜里,虽没有白天那么热闹,但却格外清亮,似天上神仙在唱歌。于是,吵着让爸爸给逮。忙碌了“披星戴月”的父亲,真的捉来了一只。于是,那个晚上我守了半宿,看着蚊帐里的那个黑精灵,想听它唱歌。也怪,它就是不愿意亮开它优美的嗓门。我睁着乌黑的大眼睛……也不知什么时候,嘴角流着口水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也不知什么原因,蚊帐里的黑精灵哪去了?我哭着鼻子流着眼泪四处寻找,床上床下,席子底下枕头窝里……都找遍了,留给我的那只能是嘟囔着嘴了。无意间,那壁脚檐下石条上小花猫戏耍的,不正是?我拼了命似的飞扑过去——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勇敢”的行为,因为我一直很胆小。可是,此刻的黑精灵却已经一动不动了,头和躯体已分两半,翅翼已散碎。我不知那蝉怎回到了猫的爪下,我弄不明白。

蝉的遭遇使我不忍心再想捕获它,但是它悦耳的鸣叫,又不得不使我心生羡慕。于是也和小伙伴们一块,学着大哥哥们的做法,上演着一幕幕逮知了的有趣镜头。

知了的叫声总会唤起你的智慧。因为知了总是躲在不易被人发觉的远高于你的大树上。于是想到了用木梯,但知了又是极为敏感的,你一旦登梯还未及,知了早就“知——”的一声飞走了;于是便想到了妈妈难得为了改善生活,而几经水洗而成的面筋,因为面筋很有粘性。一经发现高树枝头正一个劲儿鼓噪的喜物,你就将竹端粘有面筋竹竿慢慢地往上升,悄悄地靠近,一旦接近知了,便快速将竹端摁住知了的翼翅,“哈!粘住了,粘住了……”小伙伴们一阵欢叫。于是战利品极为丰富。

我们生活的年代,是一个艰苦的年代——尽管那时我们丝毫没有感觉“苦”的味道,面筋也很珍贵,偷着面粉水洗成面筋,一旦经常了,大人们也会责怪的。于是,为了心爱的知了,只得另寻“良方”:粘能行,套也能行吧!于是,从父亲的工具箱里找到了铅丝,拿来了老虎钳,把好得觅得的透明塑料袋袋口用铅丝沿边,弯成圆形,扎紧铅丝两端,插于竹竿一头,固定。于是,我带着新发明的“武器”,率领着一群小伙伴,又一次向心爱的“知了”们发起了新一轮“进攻”。童年的心儿,在一次次的蹑手蹑脚中,又在一次次的迅雷不及掩耳中,经历着屏息,经历着释怀……尽管有时会有“嘴啃泥”的闹剧,尽管有时会有“虫叮蚊咬”的折磨……但每一回喜得挣飞乱叫的知了之时欢乐的叫喊,早让其烟消云散,记得的只有欢乐。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