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的畦边垄头·蕙风秋薏

窗前小朵缀青柯,书案简楫润清香

 
 
 

日志

 
 

暖阳里的吊兰  

2008-11-29 13:57:35|  分类: 绿芜映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哪壶不提哪壶开。”说来真的不该轻易与人吹牛,说自己“虽精瘦,但很少感冒”之类的话。一周以来,我一直被感冒这精怪所困扰,咳嗽不止。挂滴、吃药一点也不管用。朋友说,要多喝开水——我即刻改掉了嗜茶如命的癖好;年长的同行说,睡觉也是消炎——我这“夜猫子”随即也便变成了“煨灶猫”……既便如此,什么都试过了,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履行着“喉咙痒,连珠炮”的行当。唉!真没劲。

周六了,总算熬过了一边咳嗽一边忙碌着的苦日子。只因这几日我是“留守人员”,脱不开身——昨日下午,还刚送走了新加坡来访的客人。今天,卸却了事务的繁杂,我静静地坐在家里朝南临窗的书桌前,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只是独自享受周末冬日暖阳那无私的爱意。

生病的人往往会变得“娇身嗲气”,总希望至亲的人给予更多的关爱。而此时的我,却只有感激。妻子又去苏州了,去看望在那苦读的儿子——这一点,我是内疚的,看望儿子的事,经常是妻子做的,即便有这样那样的理由,我也摆脱不了深深的自责。

我独自一人静坐在窗前,凝望着窗外远处:一切都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但毕竟已时至冬日,呈现给人的总有那么一点萧瑟感。这不,人家房檐边上经一春秋荣华后逐渐枯黄的野草,此时也只能在瑟瑟的寒风中苦命地撑立着……唯独我家书案上的那盆吊兰却给了我春天般的喜悦。这吊兰是妻子从邻家分棵的吊兰得来的。尽管自家阳台上已摆满了妻子的“杰作”,她还像那时抚养儿子时那样,对那些花草宝贝悉心关爱,但她似乎永不满足地种啊,养啊。有时,我还会调侃地对正在浇水的妻子说:“你倒名副其实地成了这些花草啰啰们的司令了!”而此时,妻子只是“嘻嘻”地以笑作答。我则也心满意足地一同“嘿嘿”笑了起来,因为我知道,妻子种花植草,不求花艳草丽,只愿能为家里增添点绿意,仅此而已。

那吊兰仅是普通的一种,极易成活。它种在普通得再也不普通的瓦罐里,可它从不计较,毫无怨言,倒长得是那样的郁郁葱葱。它是那样的俊逸。你看它那狭长的翠叶儿轮回向外舒展着,那叶尖一顺儿月牙似的弧线下垂,整个儿呈现给人以既轻盈又洒脱的姿态,宛如轻歌曼舞的探戈;那中间的嫩叶儿,则被“年轻的父母们”襁褓似的小心呵护着。可它,“人小志气高”,充满好奇地倔强地挺直了身子,那嫩嫩的叶尖直指蓝天,透露给人的是积极向上的勃勃朝气……

我凝望着和我一样沐浴着暖暖阳光的那盆吊兰,似乎感觉到,我的感冒好了许多。那吊兰俊美的身姿,使我幽闭的心怀仿佛也随之甜美翩跹荡漾;那吊兰洒脱的举止,使我慵懒的情意也与之自然萌发舒展;那吊兰向上的神情,使我偃息的斗志也和之勃然鹤起振奋……

我看着阳光下的那盆吊兰,我的感冒真的似乎好了许多。看着,看着,那翠绿的叶儿,仿佛张张亲切的笑脸,那是至亲至爱的人儿皓齿粲然的笑颜,一直把春天的万紫千红催开,那也是挚情挚意的友人回眸颦然的问候,始终把隆冬的飞雪坚冰融化。啊!飞雪枝头寻春色,坚冰之下听水流。我从葱翠的吊兰里听到了春的声息,看到了春的烂漫,感受到了春的温煦。

感冒的日子是难受的。人生有时也不免有感冒的时候,但一旦拥有像吊兰一样常青的亲情和友情,你还怕什么呢?此时,我想到了《阳光总在风雨后》这歌。我记不住这歌的歌词,但哼着它美妙的旋律,总感觉有一股让人无限的暖意流遍全身。那种感觉总是那么的清新,那么的脱俗,但又是那么的灯灿花明。

我沐浴着冬日里的暖阳,我哼着歌,我含情脉脉地凝望着那盆妻子种的吊兰:它青春葱翠,它暖情暖意——在它的面前,那小小的感冒还算得了什么?让我们俊逸地面对一切,优雅地表露自己,像吊兰那样;让我们葱翠地活着,积极地实现自我,像吊兰那样。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